补习的故事

周六的苍穹一亮,我那颗惶恐不安的心就提了起來。“补课”这两字在我刚开始触碰的好多个礼拜就已越来越模模糊糊。

奥数,它是令我多少年胆战心惊的东西。在梦里,它也像个魔鬼,缓缓吹进了我的恶梦中。“三十八分”“四十八分”这一次次掉入谷底一样的成绩都成了我在奥数上的“丰功伟业。”

当然对我来说,补课奥数,毫无疑问比洪水灾害更恐怖。来到老师家的大门口,因为我一直害怕去按电子门铃,也许我根本就沒有按响的自信。在老师的门口,我都会以吃早饭的托词,等待别的同学来承受这一重担。上课,那么就也是好似“听“天书”了!”一排排的数据,一个个运算符号,展现在我的脑子里,都变成符咒。难熬着,渡过每一分每一秒。

天空中弥漫着一层伤痛,时常落下来几丝绵绵细雨,像针头扎向我的胸脯,我好想停滞不前,可又没哪个胆量。因此我的步伐就越来越越来越小,越来越慢,又觉得背后有东西紧拉着我,令我无法向前。无可奈何地,不管怎样我还是走来到大门口,我又刚开始想象着,“老师没有,”可这全是想象而已,实际始终没法理性化。走入课室,拿行笔,都好似抬起了千斤顶的哑铃。

老师早就看得出了,我“听“天书””的局势,又偏要把我的名字叫起來回应。我的脸一下子一下子成了烂熟的iPhone,我咬着牙,屏气凝神地思索了一番,无论对与错他全念了出去。我想懵懂无知的目光看见老师,老师用毫无疑问的眼光回应了我,随后微微一笑……

课上完后,我也松了一口气,提前准备撒腿就跑。“你先等一下。”老师竟异常的把我给叫住了。我一愣,内心又出芽出了一连串不祥之兆的想法。老师和蔼可亲的摸了摸我的肩,说∶“不必有心理创伤,真不好,能够换一个视角去思索。”我一下子恍然大悟,点了点点头。

以后,我的奥数考试成绩拥有飞越一样的提高,此后我对“补课”拥有新的认知能力,最少已不惧怕与畏惧了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