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麻辣老师

在我们班,有两个众所周知的“火爆辣椒”,有时候“辣”得都使我们呛但是气来!下边你要——“品味”吧!

香辣辣椒——范老师

“叶启轩!昨天晚上工作写的像狗啃一样的,下课了哪都别想玩儿,到公司办公室把昨天晚上工作再调用一遍,再写出这样子!你就好好享有‘竹棍炒肉丝’吧!”一听这句话,就了解是大家的范老师在训差等生了。

因此,我与同学们一起在办公室大门口悄悄地“赏析”叶启轩的遭受,而大家的范老师如同警察抓小偷一样,死死的盯紧叶启轩,真是是一刻也不划算了他!这时已经公司办公室大门口坏笑的大家,分毫沒有发觉“灾祸就要来临了”!当魔鬼一样的上课铃拉响以后,随着着范老师那气冲冲的脸孔,就了解今日有些人又要不幸了,果真出不来我所想,范老师发下考卷后,把这些写句子不用标点的同学们给恶搞一顿,正好因为我“得奖”了,来看下午要把语句抄50遍了!这也太心狠手辣了!

火爆辣椒——汪老师

“天哪!”如何那么不幸!星期一便是数学教学,这之后还如何“活”?我心中暗自埋怨着。可時间一直在飞快新款奔驰着,第一节课還是来临了,这时的我比上法场也要害怕,班里像死一样的清静,好像都能听见每一个人的喘气声了!

“登,登……”汪老师踏着高跟鞋子很快的脚步走入课室,我的心脏像一只兔子一样在飞快飞奔,全身都起鸡皮疙瘩了。汪老师对数学课委员会说:“前天谁没进行下午布局的工作?”数学课委员会点完名后,被点到的人都得“摸”一下汪老师的竹片,我尽管没被点到,可還是惊恐万分,感觉好景不常。

中午,如同我所感的那般,学生们还没有进课室,汪老师就早已很早的来“迎来”大家了。我与好多个胆怯的同学们只有从侧门偷溜课室,汪老师气冲冲地训斥道:“跟大家说过是多少遍了,数学计算题仔细点,可大家脸皮子便是厚,来看光讲不好,只有用木棍跟大家说话了!”

我求天拜地期待别点到我,可老天不作美,我居然不对2个。我之前非常少错数学计算题,即使不对,也仅仅一题,我只有调整情绪;别焦虑不安,或许老师感觉我的错的少,就放过了。可调整情绪并不可以起多少功效,老师才无论这么多了,逮住了我也挨了10木棍,还边打边斥责:“江宇瑄,你今天真‘走好运’,想不到你也会错,我还以为是哪个差等生写了!”10棍出来,我手都肿成吐司面包了,都能趁着热“吃”了。汪老师,你比大家的教导主任还狠呀!

这就是我们班“辣”众所周知的老师,还有机会,也请大家到我们班“品味”她们的“辣”味!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