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什么老师

我的语文老师

她中等水平身高,鹅蛋脸,弯弯曲曲眼眉下有一双神采奕奕的眼睛小,笑起来双眼眯变成残月。高高的鼻梁发布着一副黑边眼镜,看上去很有大学问。一束高马尾扎在脑后,走路一甩一甩的,平常总喜爱身背一个小双肩背包。她是我的语文老师——杨老师。

杨老师也是我的老师。课上,一切动作都逃不出她一双会讲话的双眼。一次,我还在抽屉柜里玩橡皮擦,想不到这般隐秘的“地下活动”都被杨老师发觉了。她有意要我站立起来解答问题,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同学们一阵哄笑,我的脸刷的一下红了,恨不能在地面上找一条缝钻入。杨老师看着我答不出来,提示我坐着,说:“希望你授课用心听,不必总让教师和母亲操劳。”

杨老师有时候也很风趣。一次,班里有一位同学在咬手指,她便说:“有一位同学在吃自制香肠,并且吃得十分香。”说着,她把眼光看向这位同学,这位同学不好意思地笑了。也有一次,班级一位一直托欠工作的同学在唱:“大河向东流呀……”杨老师然后唱“满天星星参北斗呀,蔡小宝宝呀,欠工作呀……”逗得班里同学开怀大笑。

杨老师很关注大家,如同母亲照料小孩一样。还记得有一次,我发烧了,授课一点儿也听不进,全部脑壳如同马蜂窝一样“嗡嗡响”地鸣叫!下课,一向听见手机铃声就冲破课室的我,却耷拉着脑袋,趴在桌子上,一点精神实质都没有。杨老师留意来到,马上走下演讲台,摸了我的前额,“呀,那么烫!得赶快到医院。”说着,她忙取出手机上帮我妈妈打电话。尽管它是一件小事,却要我体会来到教师体贴入微的关爱。

我眼中的自己的语文老师,一位幽默搞笑、尽心尽责的优秀老师。在大家难过时宽慰大家,在大家伤心时疏导大家,像老母鸡爱惜雏鸡那般深爱着我们这批顽皮蛋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