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暖仅仅一句话

温暖,有时候很有可能仅仅一句话。

雾蒙蒙的天,一点也不幸福,就连道旁绿意盎然的树木,都看起来不那麼翠绿了,看上去没什么发火。我踏着步子的两脚,也不由自主厚重起來。急急忙忙越过大马路,我的眼光被正前方的面包店吸引住了,里边飞出若有若无的香气要我更改了前行的脚步,内心像被小猫咪挠了痒一样,人的大脑里只剩余一个声音:“去买一个吐司面包吃呀!”

走入面包店,我东张西望,东挑西选,总算选好啦一个。我门把下意识地朝背包摸去,找寻我的钱包。咦?我的钱包呢?我很尴尬,居然没带钱!只感觉脸颊发烫,有气无力地挪着步子,我走来到银行柜台前。

面包店的阿姨疑虑地问道:“小孩子,怎么了?”

我的头埋得好低,拼了命地绞着手指头。过去了好长时间,才传出蚊子叫一样的响声,过意不去地说:“阿姨,我……我没带钱夹。”虽然我低下头,却也体会来到她诧异的眼光,感觉自身的脸更红了,一定像个烂熟的大苹果。

正当性我惶恐不安时,耳边传出阿姨亲近的语句:“没事儿,你明日再说付好了。”我猛然抬起头,碰见了她那一双充满了笑靥的双眼。我禁不住细细地扫视了这名阿姨,她很肥,人体如同一个圆溜溜汽球。她那一双神采奕奕的双眼,笑眯眯地望着我;那白里透红的嘴巴,略微吹拂的嘴巴,莫不跟我说,眼前的这名阿姨是多么的的和蔼,是多么的的和蔼可亲。见我望着她,她忽然开口笑了,溫柔仁慈地摸了我的秀发,说:“早点回来吧,明日再把钱帮我。”

我摆摆手,婉言拒绝了她的好心。摆脱面包店,天上尽管還是雾蒙蒙的,但道旁绿意盎然的树木好像越来越青翠欲滴了。我尽管饥火烧肠的,但一股暖流涌上心头,我很长时间地打动着。

温暖,仅仅一句关爱得话,我还在内心静静地惦记着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