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段孤单的日子

在我的印像中,母亲从不得病。她如同她养的这些花草植物一样,一年四季都高高的吹拂头,朝着修真的朝阳区健康成长,雅致而漂亮,就连花朵上的露珠都会金黄的阳光底下看起来分外绚丽多彩,闪着晶莹剔透的光辉。叶片一片叠着一片,把刺目地太阳剪成碎碎的的纹路,落在木工板上。立在阴凉的地方,微风拂过我的面颊,轻拂妈妈眼尾的皱褶和前额上沁出的汗液,最终太阳底下能飞烟消云散。

一天下课后,我坐进入车内,却来到一个不一样的地区——医院门诊。我仰头看了看楼顶那好多个显眼的红色字体,咬了下嘴唇,手攥成握拳,走入了大门口,一股呛鼻的消毒液味迎面而来,药品的苦涩味混在这其中,我皱了皱眉头,心里一些躁动不安。走入医院病房,一张医院病床,两把桌椅,灯光效果十分温和,仿佛母亲的身上那身病服一样,溫柔中透着安祥。她面色苍白,嘴巴基本上沒有鲜血,两手垂放到人体两边,右手上插着针筒,针筒连到在墙面上的挂勾上的全透明包装袋,包装袋还很鼓,里边的药沿着针筒流到母亲的毛细血管里,時间随着消逝,上空的那抹金黄色越来越红火,映得蓝天也变成橘色。

这一天之后,我依然念书、下学,那样的生活不断了很久我内心满是那一天母亲孱弱的脸,那股呛鼻的味道和那几包不知名的药品。返回家里,沒有妈妈繁忙的影子,只有我自己一人孤单的背影和上空飘扬的尘土。一周、两个星期……時间在太阳太阴更替中如水流般渡过,却還是没盼来母亲康复治疗的信息。我又赶到医院门诊看望她。见到她逐渐拥有气鲜血的脸,我想到了院子里的这些花草植物,催着亲姐姐带我回家。一些花仿佛家中的主人家,仰着头远远朝大家招手。

他们向着西面的朝霞摆头,虽然一周的時间都没人照料他们,可花束依然艳丽,依然千姿百态,绿叶子比之前更为繁茂,他们背后的身影仿佛一抹黑纱裙,拖在木工板上。我眼下闪过出妈妈在院子里繁忙的影子,和她脸部那开心的微笑。

我走到院子里,举起浇灌的玻璃瓶,接了一壶水,学着妈妈的样子在院子里浇灌、上肥,直至西面最终一缕光辉也掉入浩瀚星光当中。那一段孤独的生活令我没法忘却,它仿佛在我的心里留有了一个印记,没法抹除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